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页 >> 民盟风采 >> 优秀盟员
那年我在呼伦贝尔大草原—— 记我在风场的经历
作者:王明军   所属支部:东汽支部

弹指一挥间,从事风电工作已十余年了,其间投过一些有关行业分析及技术方面的稿件,却很少撰写反映现场工作和生活的文章,自参加风电工作那一天起,我与现场就结下了不解之缘,尤其是在风电工作初期,每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风电场度过,经历的现场不少。回想过去,风场的那些记忆犹如昨日。

2007年年初,春节刚过就来到呼伦贝尔草原,来到国华呼贝风电场。走在新巴尔虎右旗街上,年意未退,还洋溢着春节喜庆的气氛。这是我第一次来风电场,体验风电场生活,此时的呼伦贝尔草原正是漫天风雪,遍地都是厚厚的积雪,室外温度在零下20度以下。

到风电场时,部分机组已经吊装并满足反送电条件,个别机组已并网发电,待调试机组较多。这是“东汽”第一个国产化风电场,前来安装、调试的同事陆续到达风电场。一起从单位来现场工作学习的人很多,包括我在内的绝大部分同事都是第一次来风电场学习,边干边学。按出差任务,我主要负责主控控制参数设置,安装和连接通信设备,建立风电场环网通信等,而这仅是机组安装调试时的极少部分。

我在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之余,就协助其他人员完成现场任务。因此,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同其他现场人员的一起劳作中度过的,工作上相互帮助,不分彼此。现场工作很多、很杂,吊装机组时,在机舱吊装后需要对正北,找机组偏航的绝对零位,调试人员要上机舱去临时接线,并利用临时接线给机组找正北;在机组塔筒、机舱、轮毂吊装之后,要从机舱放线,把出厂之前放置于机舱的定转子电缆及塔基变频的控制电缆从塔筒顶部放下。定转子电缆穿过塔筒平台腰形孔,再从平台的另一个腰形孔拽上来,调整好合适的U型电缆长度,用钢扎带整齐、有序地固定在塔筒上端的马鞍处。还要给定转子电缆作线鼻子,最后连接在塔筒上端的定转子电缆接线箱内。定转子电缆又粗又长,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拽到塔筒马鞍处,为了将一根根U型电缆的最终长度准确地调整到位,以及绑住定转子电缆等,需要在塔筒内爬上爬下。这可是个体力活,即便是在零下20多度,大家都累得满头大汗。塔筒之间的连接导电轨是吊装之后在塔筒内现场安装的。一根导电轨有几十乃至上百斤重,一般都要两人紧密配合,在安装定子导电轨时还要仔细辨别安装方向,方能准确无误地安装到位。工作简单而费力。但没有人抱怨,大家有说有笑,工作氛围轻松而愉快。

在现场,有累得直不起腰的力气活,更不乏冷得发抖的调试工作。现场调试找叶片绝对零位时,或仰卧平躺于轮毂罩壳之内,或俯身紧贴于轮毂铸件之壁。操作冰凉的叶片调零工具,在变桨轴承上,仔细地察看叶片调整度数,并与轮毂里电脑操作者密切配合,把叶片绝对零位的偏差控制在正负0.1°以内;在调整叶片的限位开关时,轮毂铸件内光线昏暗,空间极其狭小,只能蜷缩着身体,紧紧贴在冰冷的轮毂铸件上,小心地敲打叶片限位开关,专注于叶片缓慢地移动和清脆的敲击声,一毫米一毫米认真仔细地调整到位,然后将螺栓一一固定;在机舱调试设定偏航计数器的硬件度数时,身体蜷缩在偏航轴承齿圈与机舱罩壳之间狭小的空间里,用螺丝刀在偏航计数器上设置好度数后,用冻僵的双手艰难地操作工具将偏航的硬件设置度数牢牢地固定。在这期间,寒风透过机舱罩壳与塔筒之间的缝隙,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吹得衣服、机舱呼呼作响。经过以上步骤之后,轮毂、机舱上的灰层油污,也被全方位地清扫了一遍,先前干净的衣裤已布满黄油等污迹,很难找到明显的线缝了。

最能与风亲吻、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工作,要数风向标绝对零位的调整和固定。调整时,需要两人配合,一人观察,一人调整。出机舱调整风向标绝对零位,一出机舱,凛冽寒风扑面而来,冷得瑟瑟发抖。在找到风向标的基准之后,再用僵硬的双手艰难地操作工具把风向标基座牢牢固定。

机组的现场调试,除了有以上花费力气的调整工作,还有众多“细致入微”的现场测试和参数设置工作。在现场接线、送电之后,需要进行模拟信号的4到20毫安校准,一方面要通过主控或变频器等不断设置进行校准,另一方面还要用毫安表准确测量模拟信号的实际电流值,这项工作通常需要多次循环往复,从而达到诸多模拟信号测量的准确无误;在调试过程中,需在给定条件下,测量齿轮箱、风向标、风速仪的加热电流值等,并一一记载,以核实各加热部件是否损坏以及工作状况是否正常。这些工作使用力气不多,需要认真细致,工作较为繁琐。而准确核定偏航硬件设定值,以及实现正常启动(刚送电不少部件需加热到正常工作温度才能启动),都需要漫长地等待。为了缩短调试时间,这两项工作往往与前面的测试工作同时进行。为了把机组及各部件调至最佳工作状态,需要在现场核实和调整的部件很多,因此,一台新安装机组的调试时间一般在两天左右。如遇见难以判断和准确定位的疑难故障,很长时间机组都难以并网。

在呼贝风电场,大家普遍缺乏现场经验,更缺乏现场机组的调试经验。国华呼贝风电场安装的是低温机组,在机舱上有几个大功率的加热器。调试加热器技术相对简单,并且在调试时还可以暖和一下,这应该算是比较轻松愉快的工作了。对于现场的变桨、机舱和变频器的测试步骤,以及主控(WP3100)报的一般故障,还可以依据图纸和厂家提供的英文资料找到一些思路和方法,但对于变频器故障的处理,则不能仅根据ALSTOM变频器厂家提供的英文资料和图纸顺利处理故障。因ALSTOM变频器保护完善、设计复杂,其疑难故障有时花费十天半月甚至更长时间都不能查实故障源头。所以,当费尽千辛万苦,机组最终并网时,我们无比兴奋,还专门从城里买来鞭炮以示庆祝。

在呼贝风电场工作期间,尽管没有休息日(每天都是早上7点出发,晚上七点左右才从风电场回到“右旗”住处。并且,两个月以来一直如此),没有奖金,也没有得到业主的夸奖和上级领导的鼓励,但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值得的。风电场工作条件的严苛反而激发了大家学习和工作的积极性,相互之间取长补短,互助协作,相处融洽。虽然远离舒适的生活,但这里不乏愉快的歌声,会心的微笑和成功的喜悦。

 

上一篇:当选十四届政协委员参会有感
下一篇:盟员张辉平参加盟省委教育委员会全体会议
时间:2019/3/27 9:06:10      阅读:204 次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德阳市委员会 | 网站管理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凯江路二段124号    电话:0838-2502193
蜀ICP备090101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