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页 >> 盟员随笔 >> 盟员杂谈
慈母的海
作者:王家友   所属支部:广汉支部

三月十九日黎明,春雨打着福音医院的窗棂。

我挚爱、敬仰且崇拜的母亲——周京,在雨声中驾鹤西去了。子孙们,一个个泪眼蒙蒙,遥望窗外,恳请春风护送,祈盼母亲天堂安息!

母亲从北京协和医院呱呱落地到泸州福音医院安详离世,走了将近一个世纪。

在陌生人眼里,我的母亲那么平凡。

母亲,毕业于重庆涪陵明德女校,受过英国传教士校长的洗礼,是可敬的知性女性。

但,家庭的变故,无情岁月的摔打,被生活改造成只为儿孙忙碌的“平庸”的母亲。

但,母亲在我们心中,却永远是一座巍然屹立的高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恩重于山,情深似海。母亲的人格,母亲的情操,母亲的襟怀,是留给我们的一笔硕大无比的精神遗产。

 

母亲啊,你在三月的春雨中走了。走得依恋,走得感伤,也走得安详。

在此,我轻轻地对母亲说:母亲,你摆脱了晚年病痛的纠缠,卸去了人生的烦恼,驾鹤西去。愿你老人家在西去的路上,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一路走好!

母亲,你披着暖融融的春风,淋着黎明时分的春雨,带着万般眷恋的情愫消逝在西边的云海里。

——这是2018年3月19日凌晨5时15分,母亲在扬子江畔的泸州福音医院停止了心脏的跳动。

 

这天,离母亲诞生在北京协和医院的时间,刚好九十二年又 二十九天,差不多一个世纪的人生历程。

母亲的离去十分神秘。

二九天前的正月二十四,是母亲的九十二岁大寿。

但母亲宣布:不请客、不收礼。却在生日的头一天摆了一场有好几十人参加的自助餐式的“寿面宴”。

母亲素来豪爽、好客,一再要我们要准备30斤面条,还熬了一大锅鲜肉哨子汤。

那顿晚宴,母亲吃得比平常多,比平常开心,还自己拿勺进食,拒绝晚辈的帮助,有点像盛大的“告别宴会”。

看着母亲的举动,兄妹们有点暗暗忧伤。

在母亲弥留之际,你最牵挂的孙女、外孙女都赶到了福音医院55号病榻前。泪眼蒙蒙望着你,泣不成声地呼唤你。你听懂了,你还发出了应声。

孙女璐影迢迢万里归来。赶上了奶奶最紧张的抢救时刻,你满足了?你朝朝暮暮都在叨念着远方的长孙,在你生命最危急的时刻,回到了你的身旁。

弥留之际,你在儿孙们的呼唤和哭声里,挣扎!我们多么渴望生命的奇迹再度发生啊,继续听你唱京剧《坐宫》,看你玩纸牌、打麻将时的兴奋神态。

其实,你在半年前就知道,孙女的机票早已预订。原本是回来与家人团聚,与你畅叙离情别绪,共享天伦之乐,为你熬粥煎药,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见到的奶奶,竟然是临终前的暗淡的一幕。

是啊,天意的安排。祖孙相逢在雨打窗棂,泪流腮边的福音医院!

外孙女尹伊从成都赶回,也正是外婆最需要,最渴望见到远方亲人的垂危时刻。

凌晨5点15分,母亲在爱与被爱的儿孙们的哭泣声中,在春雨淅沥淅沥声响中,款款离去了。

母亲,1926年初春诞生在北京协和医院,经过近一个世纪的风雨兼程。

母亲倦怠了。2018年春深似海的三月,安息于泸州福音医院外科55号病床上。

两座医院都是教会医院,南北相望,它们是都起源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之前,奇妙地把母亲的生命历程连接起来了。

 

多少个春花秋月,多少个苦雨寒霜---你,我们挚爱、敬仰又崇拜的母亲啊,不因为你父母曾经的显贵而傲慢,也不因你家族的败落而自卑。

不卑不亢的京表妹、周大小姐,曾经被打入“另类人群”,到老来连“社保”,“医保”都没有——可是,生活、时光,无法磨去母亲血液里流淌着的“骨气”和“贵气”。

母亲从来不怨天尤人,即使住破庙中,即使家徒四壁,即使无隔夜之粮,母亲也不做“怨妇”,母亲懂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也要站着做人,绝不跪着求生。

留给了子孙们最美的遗产,那就是:坚强,勤奋,爱心和做人的尊严!

母亲,慢慢地走吧,天堂也有春天。

前来吊念母亲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

有的来自美洲,有的来自蓉城,有的来自重庆,有的来自叙永。左邻右舍,浩浩荡荡,一百多人的吊念队伍,不是名人,却又享受了“名人”的规格。

母亲放心地去吧,儿女、孙辈、重孙都会秉承好的家风,继承你的遗愿。

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上一篇:沉痛哀悼曾光宗老师
下一篇:讲廉洁•七绝(三首)
时间:2018-3-27 10:23:11      阅读:54 次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德阳市委员会 | 网站管理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凯江路二段124号    电话:0838-2502193
蜀ICP备090101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