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页 >> 盟员随笔 >> 盟员杂谈
山的寓意(外二章)
作者:蒋咏春   所属支部:中江总支

一座秃顶的山,像一个秃顶的老汉,盘坐乡下,无聊地翻着一枚一枚无壳的日子……

一棵没有登上山顶的树,像山的耳朵,招风引蝶般裹住群群昏鸦,慰问寂寞。他的树干,像一根拐杖,柱着春风却长满痂疥;他的一截渗出地面的根,像自己不小心闪了腿的趔趄;他的片片单薄的叶子像一群灾民在窥视山顶,又像一句句格言在警醒百世。

面对这样的一座山,面对一棵找不准自己的位置的树,你做何感想?

而那些因出生高贵而占踞山顶的野草,却成不了风景!  

 

精彩的残酷——观美国职业骑牛大赛

 

牛栏打开,世界开始癫狂。像踩在火盆里的牛,腾起后腿,又跃动前蹄。达到着火点的时空,火花乱窜……

骑手,像身处震中的上帝,施展保命绝招,汹涌——或逍遥。

这力量与力量的搏斗,控制与反控制的较量,激动人心。

这疯狂与疯狂的豪赌,驾驭与反驾驭的比拚,提心吊胆。

没有人敢否认这就是精彩,没有人不喝彩这精妙绝伦的比赛,没有人不赞叹这惊心动魄的探险!

可细细想来,这何尝不是一种残酷,一种精彩的残酷!

 

孤单的坟堆

 

历史的碎片,是否还记得历史的刀光剑影,是否还记得历史的清平和乐?

这些散落在乡下坡坡坎坎的磷光,曾经行走在生活的深处,曾经鲜活在历史的港湾。它们与我们的现在一样,记录着日子的明朗与漆黑,档案着岁月的平坦与凹凸。它们命运里的敦煌或雪峰,与我们有什么两样?

“兴,都做了土;亡,都做了土。”孤单的坟堆,隆起的土地。谁能否认,这些能生长草木和庄稼的土地,曾经不是历史的坟堆或碎片?

随便捧一抔泥土,都是历史和祖先的骨血啊!几十年后,你、我、他,不也是一抔历史的骨血吗?几百年后,你、我、他,谁还记得历史的真实与虚妄?一千年后,谁敢担保自己不会成为这些散落民间坡坡坎坎之间一抔孤单的坟堆?

孤单的坟堆,一堆生锈的时间,一堆生锈的历史。也许是一种苦涩的清香;也许是一种喜悦的悲伤!

溢出了灵魂的隐痛,只有荒草可以散布是非!只有荆棘可以表述曲折!

 


上一篇:怀念父亲及其它(组诗)
下一篇:时间(外二章)
时间:2018-3-23 15:27:21      阅读:58 次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德阳市委员会 | 网站管理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凯江路二段124号    电话:0838-2502193
蜀ICP备090101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