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页 >> 盟员随笔 >> 盟员杂谈
画一团喜气过年(小说)
作者:蒋咏春   所属支部:中江总支

 

1

“这是爸爸,这是妈妈。”娅娅喃喃地念叨着,“爸爸、妈妈,过年了,娅娅想爸爸,娅娅想妈妈……”

叨着叨着,一滴泪珠就挂到了左腮边,晶亮晶亮的。一会儿,又一滴泪珠挂到了右腮边,也是晶亮晶亮的,像一双企盼的眼睛,抖着,颤着,久久不忍落下!

舅舅大林发现娅娅有些异样,放下手中的活儿走过来,问:“娅娅,你在做啥?”

“我在画爸爸,我在画妈妈……”娅娅没有抬头,又喃喃地念叨着。

“哇噻,娅娅画得好呢!”大林一看,有些惊喜,便把娅娅的画拿在手里挥舞,像挥舞一面胜利的旗帜。

“不好,娅娅画得不好!”娅娅抬手擦了一下眼睛,摇着头,看着舅舅,“娅娅画得不好!”

“不,娅娅画得好,画得好!”大林安慰着,“你看,娅娅的爸爸多高、多大、多帅哦,娅娅的妈妈呢,也好漂亮哟!”

“可是,可是……”娅娅哭出了声,“可是他们都……”

“娅娅乖,娅娅乖,娅娅不哭,娅娅不哭!”大林赶紧抱起娅娅,哄着:“人家网上和电视上都在说,娅娅的爸爸妈妈都是英雄㖿!”

“英——雄?”娅娅不太相信,却开始了抽泣。

“是的,英雄!娅娅的爸爸是战斗在有冠状病毒的高压线下的勇士,娅娅的妈妈也是战斗在第一线的勇士,他们都是最勇敢的英雄!”大林一边解释,一边擦掉了娅娅的眼泪。

“真的!”娅娅喜了一下,也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便破啼为笑,脸上现出一丝自豪的神情。

娅娅的爸爸妈妈都在市医院工作,平时都很忙,所以大部分时间,娅娅都跟着外公外婆,舅舅大林也便成了她的“小保姆”,娅娅时常会在他的怀里撒娇,也常常缠着他,要他给自己讲故事,又特别喜欢要他讲超人的故事、英雄的故事。有时候,娅娅在电视上看到有关超人和英雄的动画片后,还要和舅舅辩论呢。这时,娅娅听舅舅说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是英雄,她怎能不自豪呢?

但是,这一次从武汉开始波及全国的冠状病毒肺炎发生以后,娅娅又好久没见到爸爸妈妈了。再说,又逢大过年的,娅娅怎能不想爸爸,怎能不想妈妈呢!

 

2

娅娅的爸爸是市医院传染科的主任医师,几天前,他主动请缨加入“援湖北医疗队”奔赴武汉支援。娅娅也知道,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来势凶猛,爸爸是去打仗,是去保家卫国!所以,她很支持爸爸,她也相信爸爸一定能够战胜病毒,凯旋而回!

在娅娅的心里,爸爸是个白色超人,是不可战胜的,他有着极强的正义感和同情心,每当危机来临,他便穿上白色斗篷、白色靴子和白色衣服挺身而出、行侠仗义,以全能的强大力量来拯救世人!

娅娅也相信,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也不管是什么样的病毒,如果遇到爸爸,就都会绕道而行!因为在爸爸的办公室里,还有客厅里,都挂满了诸如“妙手神医”一类的锦旗!

想起这些,娅娅又笑了一下,脑海里闪现出爸爸离开时的情景——

那天,窗外有些阴冷,天空雾蒙蒙的,但是爸爸一身白衣白帽,包括口罩也是白色的,一看就像个超人,像个天使。

爸爸抚着娅娅的小脸说:“爸爸去上班了,娅娅乖,在家要听妈妈的话,听外公外婆的话,听舅舅的话……”

娅娅有些不高兴,她拂了一下脸边的一丝刘海,偏着脑袋,噘着小嘴巴,说:“娅娅都快八岁了,娅娅也有自己的主见嘛!”

爸爸马上笑了,说:“哦,我们的娅娅长大了,乖!哦,娅娅在家要完成好作业啊,爸爸回来要检查哟!”

娅娅也马上笑了,怩怩地说:“爸爸放心,娅娅一定乖,娅娅不仅要完成作业,娅娅还要画画呢!”

“哦,我家娅娅还是个小画家呢!”爸爸猛然省悟,一把将娅娅抱起来,抛了几下,然后放下来,亲了一口,一脸笑容地转身拉开了房门……

“爸爸——”娅娅一声嘶吼,跑上去抱住爸爸的腿不放。

爸爸蹲下来,偏着脸,然后又抱起了娅娅。

“啵——”娅娅印在爸爸脸上的亲吻像一团轻漾的涟漪,从整个家庭开始微澜,就连门外的楼梯间也成了一串轻漾的波纹……

这,不仅仅是娅娅在为爸爸远征武汉壮行,这也是娅娅与爸爸每天特定的离别方式,一直镶嵌在娅娅的心海深处,镶嵌在客厅的深处,镶嵌在小区的深处!

 

3

可接下来的日子,娅娅却一直在心里担心着一件事。但娅娅一直不说,因为娅娅要做一个乖孩子,也要做一个很懂事的孩子。她只是每天都伏在茶几上,先做作业,然后画画,小羊角辫一漾一漾,小嘴儿念念有词……

可是不几天,娅娅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这一天,窗外依然是雾蒙蒙的,也有些阴冷。娅娅起床后,就看见妈妈也像爸爸走的那天一样,一身白衣白帽,包括口罩也是白色的,也像个超人,像个天使。

“妈妈——”娅娅一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忍不住嘶心裂肺地大喊着,“妈妈——”

“娅娅……乖!”妈妈也蹲下来,亲吻着娅娅。

“不不不!妈妈,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娅娅抽泣着,“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我家的娅娅是最乖的孩子,最懂事的孩子!”妈妈红着眼睛说,“娅娅知道的,妈妈这是去上班嘛!”

“不嘛,我不做乖孩子,我要妈妈,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妈妈擦了一下眼睛,抱起娅娅,柔柔地说:“乖娅娅,你最懂事了,你支不支持爸爸?”

“我……”娅娅愕了一下,但还在抽泣,娅娅知道,妈妈这是在考验她,因为妈妈问的是支不支持爸爸,所以,她只好说,“我支——持!”

“娅娅果然是个乖孩子!那么,娅娅既然这么支持爸爸,你支不支持妈妈呢?”

“妈妈——”

“乖,我就知道我的娅娅一定会支持妈妈的!”妈妈放下娅娅,又擦了一下眼睛。

娅娅怎么能不支持妈妈呢?娅娅肯定会支持妈妈的!只不过这几天,娅娅担心的事就是怕妈妈也离开自己去武汉战斗,所以她每天早晨一早就起床了,抓着妈妈的手吃饭,抓着妈妈的手看电视,连妈妈上班去的时候,她也搞得像平时跟爸爸告别一样,都会来一次别开生面的“告别仪式”。

这不,妈妈果真也要离开自己去武汉了,娅娅怎么能不伤心呢!其实娅娅心里也知道应该支持妈妈,但就是有些舍不得嘛!

舅舅大林跑过来,抱着娅娅说:“娅娅乖,你看哈,娅娅的爸爸支持武汉,娅娅的妈妈支持爸爸,那么,我们的娅娅该支持哪个呢?”

“我——我——”娅娅还是显得有些忸怩。

“看嘛,我们的娅娅就是最懂事的孩子哈!”外公外婆也跑过来,抱着娅娅夸奖个不停,“娅娅肯定支持妈妈啊!”

娅娅终于叹出了一口气,她露出笑容,坚定地说:“娅娅支持,娅娅肯定支持,娅娅不仅要支持妈妈,也要支持爸爸,还要支持武汉,支持我们伟大的祖国!”

“乖……”外公外婆和舅舅齐声赞叹。

 

4

自从在市医院做主管护士的妈妈也主动请缨加入第二批“援湖北医疗队”奔赴武汉后,娅娅真的更懂事了,但她也更担心。

这天一早,娅娅终于忍不住拉着舅舅的手,脸上现出惊恐的神情:“舅舅,你是不是也要……”

“不会……”大林明白娅娅想说什么,还没等娅娅说完,他就抢着说,“舅舅不会走,舅舅学的专业在武汉用不上,舅舅就是想去,也去不成呢!”

“哦!”娅娅这才放心了。

舅舅伸长手指在她的脸上修长地画了一笔,说:“不过,宅家也是一种参战,一种对武汉的支持啊!”

“哦,舅舅乖!不过……”娅娅看着舅舅,严肃地说:“舅舅,你也要少出门,不聚集,勤洗手,戴口罩啊!”

“晓得,娅娅乖,舅舅遵命!”大林笑着说。

“外婆,你的口罩没戴好!”这时,外婆正准备出门去买菜,娅娅赶紧跑过去,拉着外婆的手,说,“口罩的金属条要沿鼻梁两侧压紧,还要让口罩完全覆盖好嘴巴、鼻子和下巴。”

“乖孩子!”外婆乐呵呵地笑着说,“外婆马上改正!”

“外婆乖!”娅娅嘻笑着在外婆的手上亲了一口。

“噫,我们家娅娅真懂事啊!”舅舅大林夸奖着,然后问,“不过,你是怎么知道这么戴口罩的?”

“电视上说的呀!”娅娅扮着个鬼脸,“这都不知道!”

“哦,我们家娅娅好能干哟,还懂得不断学习,关心战疫情的进展呢!”大林再次夸奖着。

歇了一会,大林又问:“娅娅,你今天做完作业没有?”

“做完了,舅舅,我又想画画了呢。”娅娅说。

“那,那你今天想画个什么呢?”舅舅顺势问。

“我想画……”娅娅咬着笔杆,想了一下,继续说,“我想画个外公、画个外婆、画个舅舅。”

“哦……”

“我还想画个爸爸、画个妈妈,还要画个娅娅,我们一起,过年!”还没等舅舅说话,娅娅又说。

“啊,我们家娅娅好乖哟。”舅舅说,“娅娅,你要相信爸爸妈妈一定会取得胜利!所以,你要把我们一家,都画得喜气洋洋的哟,要充满新年的气象啊!”

“就是,我要在每个人的脸上都画一团喜气,还要在整个客厅里画一团喜气,过大年!”娅娅很自信地说。

“画一团喜气?”大林有些吃惊,问,“怎么画?”

“我们老师说了,要画喜气就要画人笑。”娅娅说,“要画人笑很简单,我们老师说,若要画人笑,嘴角往上翘。”

“哦……”大林若有所思,不自觉地把嘴角往上一翘,笑着说,“我们家娅娅好乖哟,舅舅相信我们娅娅画的这一团喜气,一定能走出客厅,走进楼梯,到达小区,到达大街,到达城市与乡村,到达祖国的每一个角落!

 

 


 

上一篇:允许油菜花聚集(外一首)
下一篇:口罩不是面具
时间:2020/3/23 15:36:46      阅读:84 次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德阳市委员会 | 网站管理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凯江路二段124号    电话:0838-2502193
蜀ICP备090101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