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页 >> 盟员随笔 >> 盟员杂谈
儿时的煤油灯
作者:杨吉辉   所属支部:东汽支部

上周末,我和家人聚在电脑前,盯着电脑屏幕在网上选购灯具。无意中,一款精致的现代煤油灯映入了我的眼帘,那古铜色的精美金属骨架,光亮通透的挡风玻璃罩,做工相当考究。看到“煤油灯”字样,我忽然想起了儿时家中曾经用过的那盏煤油灯。

那时,农村虽然已通电,但由于电费昂贵,实际开通用电权限的农户并不多,而且经常停电。因而,在晚间停电时,大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点煤油灯;要么点蜡烛。前者与后者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成本低。

那是一盏自制的简易煤油灯,没有灯罩。一个深棕色玻璃瓶子做容器,瓶口盖上一个圆形薄铁片,铁片的中心,有个扁平孔,孔的中央,塞有一个竖直筒状铁片。将一根用油纸裹好的粗棉绳从筒状铁片穿过,另一端浸泡在药瓶中的煤油中。

那时,我还没上小学,依稀记得姐姐在煤油灯下写作业的情景。在昏暗的灯光下,伴着刺鼻的煤油味儿,姐姐伏在桌前吃力地写字。“枣核”大小的灯焰上,缓缓升起一股黑烟。微风吹来,小灯苗也跟着“忽闪”“忽闪”跳动起来,姐姐会下意识地马上放下手中的笔,并迅速用双手护住灯苗,生怕被风吹灭。我们一般不会把灯苗调得太大。记得,有一次,姐姐嫌火苗小,自己悄悄地用缝衣针将灯捻向外挑,结果,写完作业,她的鼻子下被熏黑了,从那次起,她再也没敢擅自调动灯芯。

煤油灯在使用过程中,需要不停地用针将灯捻燃烧后的灰烬挑去,并将新的灯捻挑上来。这样,棉绳则会越来越短。“挑灯苦读”也许就是这么来的吧,呵呵。同时,我们还需及时地向内添加煤油。每次,打开油瓶,向煤油灯里注入煤油时,发出来的那股刺鼻气味,我至今清晰地记得。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用电的日益普及,我刚上小学时,煤油灯便逐渐退出了老百姓的生活舞台,并被蜡烛取代。

 

 

 

 

上一篇:古店石林放歌
下一篇:儿时的钢笔情结
时间:2019/9/18 14:51:41      阅读:31 次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德阳市委员会 | 网站管理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凯江路二段124号    电话:0838-2502193
蜀ICP备0901010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