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你的位置:首页 >> 民盟风采 >> 专家学者
陈晓慈在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谈话
   

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引领中国工业
 
工业报记者 韩金池 来源:本报日期:2006-3-9
王纪年:没有技术创新30多家继电器厂仅剩4家
 
    采访全国人大代表、许继集团董事长王纪年时,记者听到了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原来国内的30多家继电器厂,几乎都没有了。仅存几家企业的市场份额微乎其微,已经名存实亡。“现在国内生产继电器的企业只剩下4家,除许继外,两家是原电力部的直属企业,一家是华北电力大学的企业。我们现在的产品已经不是继电器,而是继电保护装置———除少量用于维修,继电器作为一个产品已经不存在了。”王纪年告诉记者。
在经济高速发展,市场不断增加的情况下,那些企业为什么会消亡了呢?
“原因就是没有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产品,没有产品就没有市场,没有市场企业也就没了。”王纪年解释说,“30年前的继电器是电磁式的,25年前是半导体的,然后又是数字型的———一代一代更新,再过10年又要被另外的东西代替,将来就是模块。继电器的整个技术体系,产品外形全变了。没有自主创新,企业就得死,除非你是一个垄断企业。即使是垄断企业,也得搞自主创新,而创新就得投入,就得有人、有基础、有管理制度,就得有一个符合技术发展方向的体系。”
王纪年介绍,许继集团的主业是电力系统继电保护自动化的研制。在新产品开发方面,许继集团始终坚持自主开发、联合设计、引进吸收相结合和产、学、研相结合的方针。按照国家有关产业政策和电力系统的发展规划,许继集团紧紧把握高科技的最新动向,超前开发高技术产品,因而能够使企业的技术水平走在同行业的前列。因为中国继电保护装置的技术水平已经跟国外产品相当了,所以当西门子、ABB进来的时候,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他们多大的市场份额,况且他们的价格又太高。
曹朝阳:分阶段分层次推进企业要在已掌握的技术基础上创新
人大代表曹朝阳是河南风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正如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讲的,自主创新分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三个层面。工业企业的创新不应该搞基础的东西,“你观察韩国、日本经济的起步,都不是原始创新,而是在引进先进技术的基础上完善、改进型的创新。三星、LG没有多少原创性的东西,就是在附加值方面创新,这是一个层面的创新”。
至于核心层面的创新,曹朝阳认为,老的国有企业,无论人力、财力等方面的投入远远不足。如果盲目的搞这种创新,目前存在困难。他说:“现在哪个企业能投入销售收入的百分之多少搞核心技术的研究?目前在中国,对核心技术研究的投入,像联想、华为这些高、精、尖的企业投入偏高一点,一般的企业远远做不到。中国缺少有这样投入能力的企业,当然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但是反过来说,没有发展就没有创新。这是个‘圈’。你没有积累,没有钱,怎么去创新?中国企业还处在原始积累阶段,基本还处在量的扩张阶段,各个企业都在做大做强。国外没有企业每年以百分之几十的速度增长,咱们每年都是百分之三十几。拿轮胎来说,国外企业增长百分之一点几、百分之二点几,就感觉业务量增加不少了,当然它的基数大。中国的轮胎、化工原料、有色金属、钢铁、汽车等行业,都是以百分之几十的速度在增长。”
曹朝阳指出,企业有一个原始积累阶段,前期做一些附加值的、改进型的研发。在附加值提高、市场占有率提高、利润率提高以后,再增加研发投入。企业需要搞一些前沿性的、标志性的核心技术的研究,但更多的精力应该放在外围的创新,在核心技术基础上开发更多的功能。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只有量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上一个新台阶。我们缺乏这个积累的过程。
曹朝阳说,科技创新应该分层次,国家对创新的鼓励也应该分层次。国家应该集中财力、人力,进行有效的组织,来开发核心技术,不能指望企业去做多少。比如我们搞计算机芯片“龙芯”、银河计算机、神六飞船,国家要投入。对整个国民经济调整、产业结构调整有重大影响的创新,必须国家系统组织。大量高端、前沿的基础研究,应放在更高的层面来研究,企业侧重应用技术的创新。如汽车企业创新的重点应放在怎样更省油、更安全上,提高扩张的质量。
曹朝阳也承认,缺乏核心技术,企业始终是受压制的,不搞基础研究永远也跟不上别人的步伐。“但是企业最忌讳重复别人走过的路,从头来投入大,周期长。我拿来、买来现成的技术更经济,为什么不可以?”曹朝阳说,“与国外企业竞争,除了核心技术之外,还有一个市场的问题。如果我们不去占领市场,如果没有我们的扩张,一旦国外企业进来,再去和它竞争,无异于虎嘴夺食。先有量变才有质变,中国企业普遍都在扩张。所以,自主创新应该分阶段、分层次。现在,企业要在已掌握的技术的基础上创新,这是当务之急。”
王家骐:创新勿忘继承因为往天上扔石头总会掉下来
王家骐是中科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去年10月当选为中科院院士,他所在的研究所承担了“神舟”五号、“神舟”六号载人飞船的大型科学试验仪器研制任务。
王家骐认为,“神舟”五号、“神舟”六号飞船的飞行成功标志着我国在某些科技领域已经进入世界先进行列。长春光机所对此的研制工作历时13年,经历了4代人的努力。
“我属于以蒋筑英为代表的第三代,现在带着第四代人在工作。”王家骐说,“神舟飞船科研任务的成功完成,是长春光机所50年的技术积累和技术结晶,同时又是全国几十个单位大协作的结果。13年间,我和同事没有休过节假日。最紧张的时候,农历大年三十下午放半天假,正月初一上午放半天假,下午就开始工作。”
创新不能忘了继承,这是王家骐的观点。他说:“没有好的根基、没有继承,就无法创新。往天上扔个石头,它会掉下来的。另外,创新必须要有好的基础。以长春光机所来说,其试验条件、加工制造能力、设计水平,都是一代一代积累的。长春光机所进行的创新,都属于集成创新。原理有了,你要做成‘满汉全席’,有些东西可以引进,但核心东西要自己来做。现在讲创新,很少有人讲创新与继承的关系。人才很重要,我总是跟学生讲:第一,数学根基要牢;第二,物理概念要清;第三,空间想像能力要丰富;第四,身体要健康;第五,心态要端正。因为创新不总是一帆风顺的。”
 
 
陈晓慈:原创不是在白纸上画图自主创新需贯穿三个方式转变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陈晓慈指出,自主创新的基础研究属于宏观层面,而企业注重的是把基础理论研究的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构建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并不是要包揽所有的创新过程,而仅仅是将基础理论研究的成果付诸实施的过程,是价值体现的过程,是应用过程。陈晓慈说:“原创并不是在一张白纸上画新的图,而是继承、组合的再创新。你有一点成果,他有一点成果,我把两个成果组合起来,然后立足于自主制造。”
陈晓慈认为,中国工业发展要从三个方式转变开始:
第一, 转变创新方式。中国的工业以前是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这种体制延续下来,大家老死不相往来。机械院、冶金院、化工院分属于不同的产业管理部门。现在虽然机械部不存在了,冶金部不存在了,但原机械部所属院所、冶金部所属院所,其所服务的对象还是原来的。这是一种惯性,因为他们对原来的领域已经熟悉了。加入WTO以后,我们除了面临国外贸易壁垒、技术壁垒外,自己还有壁垒———行政壁垒。陈晓慈说,行政壁垒有巨大的惯性,它不像贸易壁垒和技术壁垒,甚至意识形态壁垒。现在就要改变,打破这种条块分割,充分利用公共资源,共享公共资源。采用什么方法呢?就是信息化,用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发展。我们的开发,一定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开发,因为我们追求原创、不惟原创。别人走过的路我为什么还要重复,别人已经取得的成就我为什么不去利用呢?因此,创新是开放式的创新,而不是封闭式的创新。是互动式创新,而不是闭关自守,是与市场密切相关的创新。因为他有非常明确的经济目标,而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所以要转变创新观念和创新方式。
第二, 转变生产方式。我们原来对“生产”的理解是狭隘的,认为只有用自己的双手完成的事情才叫生产。事实上,只要是通过自己的技术纽带、经济纽带,动用全社会、乃至全球的资源来完成产品的过程,都叫生产。原来机械部就有一个说法,叫做“两头大,中间小的哑铃型”,即市场大、开发大、中间生产小。现在的跨国公司都是这样,所以要依靠骨干企业的技术力量和带动辐射作用,拉动、辐射产业集群。把产业链拉长,在拉长产业链的过程中提升技术附加值,而在这个产业链上又形成了不同的技术模块———专业化模块。这个过程是充分调动全社会资源的过程,可以采取技术、标准、金融、投资、贸易的手段来组织社会资源为我所用、做大做强。专业化模块的集合就提高了整体装备水平。生产方式转变的过程也是创新的过程,反过来又推动自主创新的进程。
第三, 转变增长方式。目前的增长方式都是要通过实物制造。今后,要提高产品的技术构成。产品的技术附加值高,即使实物量低一点,产品价值也高。不仅仅盯住实物量,还要盯在实物量的技术含量上。也不一定完全把实物量做出来,可以通过资本运作、兼并、联合、重组,形成产业联盟,实现价值量的增长。
 
 
万吨水压机制造趋热人大代表质疑
作者:工业报记者韩金池
日期:2006-3-8
 
最近,国内万吨水压机制造一热再热。一重集团、二重集团制造了“升级版”的万吨水压机。据说上海和大连也在制造或准备制造万吨水压机。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对这种万吨水压机制造热提出质疑。
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二重集团副总工程师陈晓慈3月7日告诉记者,二重、一重最近确实各增加了一台水压机。这是因为原来的设备已经运行了几十年,需要大修,不能让设备带病工作。新设备投产后,两台可以交换作业。这是生产上的需要。
“一是生产上的需要,一是技术上的需要,所以二重、一重要上水压机。”
除此之外,两企业老的水压机在设计的时候,由于受当时的技术条件等方面的限制,有不合理的地方,新的设计进行了调整。这是技术上的需要。
陈晓慈说,一重、二重上水压机,可以。我们是以旧换新,有基本条件。他说,万吨水压机主要用来锻造100吨级以上的锻件。如果锻件超过100吨,那就必须上1万吨的压机。但是这不仅仅是一台水压机的问题。你要出多大的钢锭,要多少钢水,要多少热处理炉?因为一个重机厂实际上就是一个特殊钢厂。二重厂内的铁道线就长达41公里。而且重机厂不像一般的冶金企业,一般的冶金企业,最多炼几种或十几种钢。重机厂不一样,重机厂的钢种有好几百。重机厂的钢厂要具备“点菜”的能力,你要什么钢材我就给你炼什么钢材。
“有一台万吨水压机,就得有一个钢厂给它提供‘粮食’。”
一位重机行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一重和二重都是具有几十年生产重型装备经验的特大型国有企业,已经掌握了中型装备生产的成熟技术,并且拥有完善的配套设施。如果其他地方再上万吨水压机,从行业的角度看,很可能造成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也认为,万吨水压机不是一般的产业性装备,属于国家战略性装备。现在企业投资虽然属于企业行为,但是能够上万吨水压机的,只有国有企业。这些企业在地方政府的推动下所上的项目,实际上投资还是国家的。在目前企业投资责任主体不明的情况下,一旦投资决策出现失误,后果还是要由国家来承担。
陈晓慈认为,新建万吨水压机,会产生很多问题。如果是首次建造一台万吨水压机,那么技术是否掌握,工艺懂不懂?产品市场在哪里?建一个万吨水压机,需要很多配套设施,需要配电力以及增加火车运力等。同时,与之配套的钢厂有废渣,铸造也有废渣,那些固体污染物怎样处置?
“这就好比骑摩托车。一个会骑自行车的人,换一台摩托车,可能问题不大,因为交通规则他懂,平衡他也可以,只是把装备换一换,然后他可以跑得更快,行得更远。但是,如果让一个从未骑过自行车的人骑一辆摩托车,将很可能是一场灾难。”
一个城市或国家在发展初期需要重化工业。但是,对个别已经走完了工业化路子的城市,就没必要强化其重型装备制造能力了。为啥首钢要搬迁?就是这个道理。
重型装备制造业或重装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企业的建立和发展要考虑产业的布局和匹配、产出总量和产品对象。目前的布局是东北、四川和东部各有一家企业。陈晓慈说,经过几十年的磨合,重装行业已经形成了一种布局上的平衡。工业布局并不需要一个几何对称。我们的工业,需要这种装备的地域就在东北、东部和西南。当初所以要在西南建一个二重,就是因为三线建设的重点在西南。如果再在其他的地方布局,那么原有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对于重型装备市场可能闯入的新的竞争者,一重集团认为其不具备竞争优势。一位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一重虽然不占有地域优势,但产品的科技含量高,核电设备国内独家生产。一重不仅是国内首台万吨水压机的制造者,而且其最新研制的15000吨水压机也完全属于自主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在降低生产成本方面,一重10年前就在大连建造了大型产品组装基地,拥有自己的码头。而且,随着企业改革的进行,企业办社会的职能正在逐渐剥离。在产品开发方面,还得到了国家国债资金的支持。经过改组的一重集团,完全可以轻装前进。
陈晓慈对记者说,重机行业经历前几年的低谷以后,目前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以二重来说,最近3年企业平均发展速度达到50%以上。但是在中国已经加入世贸组织的情况下,国内的装备制造业面临韩国、日本、德国、美国、俄罗斯以及法国等许多工业强国的挑战。他们要分割全球市场,包括中国市场。如果我们以增加投入然后增加一个生产基地出来,那么这个市场就会更加无序。如果我们自己在家里已经打起来了,这将是国家所不愿意看到的。
上一篇:陈晓慈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谈话
下一篇:没有了
时间:2008/12/23 9:38:13      阅读:1301 次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德阳市委员会 | 网站管理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凯江路二段124号    电话:0838-2502193
蜀ICP备09010103号-1